很美的步道 Handmade Trails:「步道的靈魂是什麼?」

十月中結束在印度的喀什米爾之旅,其中一段是為期八天七夜的七大湖健行,雖然因為大雪和部分因素未能走完全程,但不同以往經歷過的山光水色與人文風情,依然讓人心醉不已。

不過同時我們也從山徑遭受破壞的現況,看見這條商業路線背後的隱憂。於是我們一邊享受美景,但也一邊懷抱著複雜的情緒,因為其實心裡很清楚我們的能力和影嚮力都非常有限。

但如果是在台灣、在自己家鄉的話,情況就不同了。我們有組織、有資源、有方法,只要每個山徑的使用者能多花一份心力去關注現況,甚至捲起衣袖實際動手去做一小段步道,我們不只能夠找出和自然的和平相處之道,也絕對可以對整體環境作出不小的貢獻。

美濃就是一個例子,自黑川龜吉校長紀念碑、龍肚國小後山步道,乃至雙溪樹木園巡護步道,從一個小小的漣漪,擴大成不容忽視的長浪。透過手作步道,由在地社區為圓心向外擴散,將人們關心的環境、文化與歷史由一條條小徑串連起來。

因此,步道不只是通往某一座山頭或某一座森林,它也能通往人的內心,連接人與人與自然的關係。這就是步道的靈魂與手作的價值所在。

▎KEEN Taiwan 關心在地文化與環境永續 ▎

步道的靈魂是什麼?手作步道的價值又是什麼?這是我們這次想要探討的事情,所以將這次與KEEN三度合作的專題定為「很美的步道」,名稱取自手作步道英文「 Handmade Trails」的諧音,而「美」這個字也代表了「美濃」,希望以美濃的三條手作步道為引子,讓大家體認步道的價值不只是走入山林,也是在認識山林後能更愛護自然、愛護家鄉的土地。

很美的步道 Handmade Trails:「行上行下,毋當美濃山下」
很美的步道 Handmade Trails:「步道的靈魂是什麼?」


「大自然給的石頭是免費的。」—— 美濃地方耆老・謝阿伯


「我覺得手作步道是認識一條步道的方式。藉由做步道的過程認識這個土地、了解這個社區,看見這一些動植物它們的生境,你才能夠真正地走入一座山。」—— 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・徐銘謙


「步道是人類通往自然、領略自然美好的一個媒介。走進步道就可以走進自然,所以每一條步道它要被建置成什麼樣子,都要去探討它的核心價值是什麼,這就是步道它的靈魂。」—— 資深步道師・文耀興(右)


「在經歷美濃雙溪樹木園的手作步道假期後,更讓我理解千里步道協會先進的營運模式,就是我腦海中未來藍圖的樣貌。」—— 日本山梨縣北杜山守隊/登山家・花谷泰廣


「其實步道就是引領我們去接觸大自然的一條路線,而它也是整個自然景觀的一部分,在修復步道的同時,我們其實也是在保護著整座山的景觀。」—— 香港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・鄭茹蕙


美濃甲河・邊坡護岸手作工程


今年五月記錄的的手作步道志工營分為兩個部分,這是在美濃甲河的邊坡護岸手作工程。


為防止河岸邊坡護石持續崩坍,千里步道協會和志工團隊正努力思考,如何複製原有工法進行修復。


在地耆老謝阿伯分享自己過去的經驗,現場指導如何用溪床的鵝卵石堆砌護岸邊坡。


所有修復會用的的素材,全部取自附近溪床的石頭,所以需要大量人力徒手搬運。

手作步道是一種傳承的工藝,也是智慧的累積,急需培養有經驗的步道師和肯付出汗水的志工群。


美濃・雙溪樹木園志工巡護步道


另一個手作步道工程,是由屏東林管處委託、千里步道協會主導的「美濃雙溪樹木園步道系統改善評估暨手作步道活動推廣計畫」,在高雄美濃舉辦兩個梯次的手作步道志工營,分為室內課和室外課(這是所有參與者的大合照,你有在裡面嗎?)


美濃愛鄉協進會榮譽理事長劉孝伸老師,這次擔任室外課的解說員,為大家導覽雙溪樹木園。


雙溪樹木園裡頭有許多珍貴的熱帶樹種,是極具教育與保育功能的生態公園(照片是列為易危等級的密花盾座苣苔)


雙溪樹木園的大葉桃花心木林步道。


千里步道協會以實地勘察後找到的一條原始路徑為基礎,用手作步道工法進行整治,讓志工得以進行林野巡護及物種、物候、環境監測等工作。


一個下午集合眾人力量的成果,雖然距離很短,卻在每個人都心裡都播下一顆種子,而這顆種子日後必定會在某處,以各種形式延續步道的生命。


蚊子很多,這是現場的防蚊措施 😛


來自日本,對南台灣炎熱氣候毫無招架之力的花谷先生,很努力地在這次手作步道志工營吸取經驗。


「手作步道 Eco-Craft Trails」,透過傳統手作工法 將人為工程對環境的衝擊降至最低,是一種人與環境的和平相處之道。


當天一部分的成果。


努力了一整天,終於整理出一條好走的步道了。


工作告一段落,所有志工背起工具,在剛做好的小徑上踩著輕快的步伐歸去,是整個體驗活動中最讓人動容的時刻。


來自日本、香港和台灣本地的團隊,在雙溪樹木園的這個午後留下珍貴的合影。

脫掉安全帽,放下工具,所有志工和老師們圍在一起分享彼此的感受。


手作步道志工・劉秀雀(上圖中):「我已經七十多歲了,我還能做些什麼事?我還能為這塊土地奉獻些什麼呢?」


雖然南台灣的炎熱和粗重的工作讓大家筋疲力竭,但結束後每個人的笑容,都是真真切切地心滿意足 🙂


感謝KEEN Taiwan的支持,讓我們可以留下這些紀錄。

*****

文章來源KNOX ▲ LIVE WILD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