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美的步道 Handmade Trails:「行上行下,毋當美濃山下」

我和美濃原本不熟,記憶中的唯一連結是1999年交工樂隊的專輯《我等就來唱山歌》,對當時一個十幾歲的青年來說,我所接收到的訊息是美濃反水庫運動辛苦多年總算有了斬獲,因為交工樂隊上台領金曲獎的前夕,立法院終於刪除了興建水庫的預算。

但我不理解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,因為那時候我要關心的事情是學業、是成長的煩惱。但《我等就來唱山歌》開啟我對客語歌曲的興趣,哼哼唱唱地也跟著學了幾句,其中聽最清楚的歌詞是「好男好女反水庫」,但前一句聽得有些模糊,哼唱時總是含糊帶過。

過了20幾年,透過這次參加手作步道志工團的機會,總算開始認識了美濃。原來,美濃有座日治時代設立的「竹頭角熱帶樹木園」,裡頭引進並培育了許多珍貴的熱帶樹種。光復後,植物園改稱「雙溪樹木園」,成為極具教育與保育功能的生態公園。影片裡的手作步道地點,便是園區內的一條小徑。

而鄰近樹木園的「黃蝶翠谷」,因種植大量鐵刀木引來遷粉(銀紋淡黃蝶)的青睞,每年端午節前後是「大發生期」,屆時溪谷裡將有滿天飛舞的黃蝶。不只蝴蝶,黃蝶翠谷也是重要的野鳥棲地,罕見稀有的八色鳥就是在黃蝶季之前會飛過來繁殖的候鳥。

但如果當初美濃人沒有擋下水庫的興建計畫,上述所有美麗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,我們看見的樹木花草以及腳下踩的土地,都會全數泡在水裡。

後來我把《我等就來唱山歌》專輯的歌詞本拿出來翻閱,才終於知道,原來「好男好女反水庫」的前一句歌詞是「好山好水留子孫」。


行上行下,毋當美濃山下


「行上行下,毋當美濃山下」這句客家諺語的意思是:無論去到什麼地方,都不如美濃山腳下的好。這是美濃人對家鄉的認同與驕傲,強烈到讓身為外地人的我,心裡竟湧起一股羨慕。

一開始我們先是透過刻板印象「知道」美濃,只大概曉得那裡是客家庄,名產是油紙傘和粄條(實在太淺薄了);後來在去年底應邀到鍾理和紀念館演講,透過文學再進一步「認識」美濃富含人文氣息的那一面。

但真正讓我們「走進」美濃的媒介其實是手作步道,它讓我們看見美濃人鄉愁裡的後山與溪谷,看見人與自然是如何和諧地相處。

攤開地圖,月光山和茶頂山像展開的雙臂守護著美濃龍肚平原,美濃人兒時記憶中的黃蝶翠谷,就在兩座山系相夾的雙溪匯流之處,而緊鄰黃蝶翠谷的雙溪樹木園,裡頭的志工巡護步道,就是繼黑川龜吉校長紀念碑小徑和龍肚國小後山步道之後,第三條由千里步道協會協助復舊的手作步道。

▎KEEN Taiwan 關心在地文化與環境永續   ▎

步道的靈魂是什麼?手作步道的價值又是什麼?這是我們這次想要探討的事情,所以將這次與KEEN三度合作的專題定為「很美的步道」,名稱取自手作步道英文「 Handmade Trails」的諧音,而「美」這個字也代表了「美濃」,希望以美濃的三條手作步道為引子,讓大家體認步道的價值不只是走入山林,也是在認識山林後能更愛護自然、愛護家鄉的土地。

很美的步道 Handmade Trails:「行上行下,毋當美濃山下」
很美的步道 Handmade Trails:「步道的靈魂是什麼?」


「行上行下,毋當美濃山下」,美濃人對故鄉的愛令人動容


雙溪樹木園裡栽種的「孔雀豆」,原產於南洋,但已在此處落地生根了。


雙溪樹木園裡的大葉桃花心木林。


在樹木園周圍繁殖的毛西番蓮,原產於熱帶美洲,絨毛內的果實轉黃後就可食用,嚐起來的味道有點像百香果,是許多人兒時在野外玩耍會採摘的「點心」


準備好跟我們一起走進美濃了嗎?


美濃・雙溪樹木園



日治時代設立的「竹頭角熱帶樹木園」,裡頭引進並培育了許多珍貴的熱帶樹種。光復後,植物園改稱「雙溪樹木園」,成為極具教育與保育功能的生態公園。


園區內的步道地圖。


園區內的大葉桃花心木林,可說是園區內最受遊客青睞的景點。


銀葉樹,也是南洋樹種,根基有明顯的板根,質地堅硬,適合用來製作家具、建築或造船。


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邱靜慧,熱心為我們解說雙溪樹木園的點滴。


喜歡植物的人絕對會在裡頭流連忘返。


樹根盤據的孔雀豆樹。


沿著雙溪樹木園的步道直上,可從這條岔路往上到更高的平台,也是往九穹林山頂的路線之一。


經過一片優美的雜木混竹林。


後半段較陡,沿途都有拉繩。


爬升一小段之後有個視野極好的大平台,可以看見對面不遠的月光山和周圍群峰。


這座平原和連綿的山峰,應該就是美濃人的鄉愁吧!


平台上巧遇一位幾乎每天到山上野餐的大叔,他是美濃在地人,他說在這邊看風景、泡茶、吃飯,是他人生最享受的事情。


雙溪樹木園志工巡護步道的手作工程請容待下篇介紹,接下來先讓我們分享美濃的黃蝶翠谷和另外兩條手作步道吧👌🏻(鞋款:KEEN Zerraport II & Newport)


美濃・黃蝶翠谷



蝴蝶專家廖金山老師,帶著他自製的補蝶網,帶我們走進黃蝶翠谷做生態解說。


廖金山老師說,黃蝶翠谷是每個美濃人小時候必定會去玩水的地方,是在地人無法割捨的一部分(鞋款:KEEN Yogui)


帽子上別出心裁的蝴蝶裝飾,可見廖金山老師愛蝶成痴的程度。


他一眼就能看見毫不起眼的蟲卵(箭頭所指之處),甚至不用近看就能辨識品種⋯⋯


日本人過去在雙溪、東勢坑溪一帶的谷地大量栽種鐵刀木,本意是為了製造槍托和鐵道枕木,沒想到意外引來大量蝴蝶的青睞並在此繁衍,其中數量最多的是銀紋淡黃蝶,端午前後繁殖期的「大發生」蔚為奇觀,滿天紛飛的黃粉蝶因而有「檸檬色遷徙者」(Lemon Migrant)的美名

Photo Credit: 黃覺深


不只是淡黃蝶,黃蝶翠谷也是許多其他物種的棲息地,包含稀有的八色鳥。


美濃・鍾理和紀念館


鍾理和紀念館。

美濃是被譽為「臺灣現代文學之父」的作家鍾理和先生的故鄉,紀念館由早期文學界聞人和鍾氏家屬籌建而成,為美濃注入一股濃濃的文學氣息。紀念館陳列了鍾理和先生的雕像,一旁的石碑刻有「我相信自己的愛,我將依靠它為光明的指標」字句。


進入鍾理和紀念館前,在「平妹橋」上有許多文學名家的墨寶,每一字句都讓人深思,特別是詩人曾貴海所寫「很少很少落葉,看到海」。我對這句話的解讀是「落葉歸根」—— 無論我們漂泊到何處,心裡永遠會有一條指引回鄉的路徑。


美濃・黑川龜吉校長紀念碑步道


黑川龜吉先生在1917年(大正六年)上任瀰濃公學校(美濃國小前身)第三任校長,1919年病逝前曾交代後人,要將自己葬在能俯瞰美濃土地的山上。後來在1921年美濃庄民籌得資金後,便在雙峰山腰上立了一座紀念碑。但這塊紀念碑歷經時代更迭竟失去蹤影,後來在台師大歷史所碩士陳威潭鍥而不舍的探查後才重新找回。

當時他透過耆老得知紀念碑位在客語發音的「tin-mi-hong」附近,但他卻誤聽為台語的「甜蜜巷」而苦尋不著,最後在田尾坑找到當地人指路才發現這美麗的錯誤,原來「tin-mi-hong」不是「甜蜜巷」,而是客語的「田尾坑」之意。


但當時前往紀念碑的小路陡峭且不易行走,對想要去紀念碑致意的老人家來說很不方便。因此在2017年,美濃國小邀請千里步道協會在此地施作一小段手作步道,恰好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也是美濃人,她也想為故鄉做點事情,於是美濃和手作步道的緣分就這麼開始了。


美濃愛鄉協進會榮譽理事長劉孝伸老師,很熱心地為我們引路,並在沿途解說手作步道的緣起與施作範圍。


不知道在記憶中消失多久,直到2015年才重見天日的「故黑川先生之碑」


據說老一輩的美濃人就讀小學時,每逢黑川龜吉先生的忌日便會由老師領隊,從學校一路走到紀念碑來追思老校長。現在這條路被找回來了,而且透過手作步道工法讓它變得更親民、更好走。就我看來,這整個故事傳遞的情感價值不只是對故人的緬懷,更是對故鄉的熱愛。


美濃・龍肚國小後山步道


位在茶頂山下的龍肚國小,創設於西元1920年(大正9年),是當時政府推動農業現代化的基地。1999年轉型為生態教學園區,化身為推廣生態保育理念與實作的搖籃,近年也在校內實踐「客家里山塾」之課綱,朝向成為「茶頂山下生態桃花園」之目標邁進。


通往後山「上坑山」有一條長約一公里的木棧道,是20多年前學校為了生態教學而闢建的,雖然在當時去水泥化的工程思維頗符合環保潮流,但部分年久失修的木棧道越來越不堪使用,而黑川龜吉校長紀念碑的再現與手作步道工法的導入,讓龍肚國小師生看見修復後山步道的契機。


透過徐銘謙老師的建議和千里步道協會的協助,龍肚國小師生、畢業校友、社區民眾和志工,一共花了四天時間拆除腐朽的木棧道,並在部分路段就地取材,用手作步道工法建立了和緩的之字路線,讓這條後山小徑不再是學童口中那條「危險的步道」


當時拆下來的木棧道,眾人保留其中尚未腐爛且堪用的原木,重新再造成土木階梯或護坡之材料,毫不浪費任何一點資源,具體實踐環保之舉,是給所有學童和參與者的一堂身教。

這棵木棧道旁的大樟樹,曾經是許多大冠鷲棲息的地方,但後來因為沖蝕溝引發根部水土流失、根系裸露,大樟樹一度失去生命力。後來施作砌石護坡保持水土後,才讓差點枯死的大樟樹重現生機。


真心感謝KEEN Taiwan的支持,讓我們可以留下這些紀錄。感謝大家收看,未來還會有幾篇《很美的步道》系列貼文~

*****

文章來源KNOX ▲ LIVE WILD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